亲爱的朋友,欢迎访问由资深民间反传销人士李旭成立的中国最大、最权威的中国反传销官方网站!

“蝶蓓蕾”传销受害者:反抗被掐脖子

2017-08-05 来源: 京华网  作者:京华网
导读:  被访者提供的出逃路线图  警方提供的“蝶蓓蕾”传销组织住过的房子。被访者称当时住的环境与此相似
  东北大学毕业生李文星的尸体日前在天津市静海区的
对话蝶蓓蕾传销受害者:曾反抗被掐脖子 差点窒息

  被访者提供的出逃路线图

对话蝶蓓蕾传销受害者:曾反抗被掐脖子 差点窒息

  警方提供的“蝶蓓蕾”传销组织住过的房子。被访者称当时住的环境与此相似


 
  东北大学毕业生李文星的尸体日前在天津市静海区的一处水坑中被发现。据媒体报道,李文星生前疑似落入了一个名为“蝶蓓蕾”的传销组织。

 
  就在李文星尸体被发现前一星期,天津静海警方发布消息称,已“成功将静海地区传销组织连根拔起”。在警方通报中,该传销组织高层人员7名、骨干人员25名被抓,冻结赃款100余万元。

 
  封面新闻调查发现,“蝶蓓蕾”在天津静海已盘踞多年。不少受害者逃出后曾发帖讲述遭遇。今年2月,网名“GUMPs1900”的网友就曾发表万字长文讲述在该组织中6天的经历,并引发上百条回应,其中多为“蝶蓓蕾”受害者。

 
  然而不幸的是,李文星和许多跟他一样急于求职的年轻人,并未看到这些“警示”。

 
  在一个交流群里遇招聘陷阱

 
  从湖北骗到天津后失去自由

 
  仟徊(应被访者要求化名),一个和李文星年级相仿的湖北男孩,今年2月14日被骗入静海“蝶蓓蕾”传销组织。15天后,他和5名受骗者以联手“暴动”的方式逃出了传销组织。

 
  与李文星一样,仟徊也是一个梦想从事IT行业的年轻人。今年2月,他在一个专业交流群里遭遇招聘陷阱,被骗到天津静海后失去人身自由。

 
  当时为何会从湖北远赴天津?谈到原因,仟徊告诉封面新闻记者“这个行业工作不好找。”这个遭遇与李文星如出一辙,据媒体报道,李文星毕业后工作并不顺利,从一家公司离职后,一直未找到合适的工作。其后,他虽然对自称“蓝科”得公司产生过怀疑,但仍然决定去天津试试。

 
  15天见到4个被骗进来的新人

 
  除IT毕业生还有厨师和建筑工

 
  在传销组织里,仟徊见到了不少和他一样从事IT行业的年轻人,其他职业的还包括建筑工人和厨师。

 
  为什么传销组织会集中对从事IT行业的年轻人下手,一个传销组织的头目曾透露真相,因为刚毕业干IT的圈子小、父母离得远,胆子也不大,好洗脑不闹事。

 
  仟徊在“蝶蓓蕾“的15天,见到了4个被骗进来的新人,“每个星期,都会有一两个新人被骗进来。”

 
  传销组织鼓动新人“买产品”

 
  但所谓产品并无实物

 
  在里面的日子,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打牌和上课。传销组织的人告诉新人们,只要通过“考试”就可以选择留下或离开,考试通过了还有奖励。

 
  “其实考试只是一个借口,因为没有人能通过。”仟徊回忆说,上课的内容是一篇万字长文,考试的时候会从中随意挑五道题,“而且五道题要全部答对,一个都不能说错或说漏”。三天后,会再次进行考试,但题目就不在万字文里面了,需要自己去想答案。

 
  考试不能通过,传销组织的人就会鼓动新人们“买产品”。而所谓的产品并无实物,只是一套营业执照。买了的人可以升级为“老板”。据媒体报道,李文星在向朋友借了2900元买产品后也成了“老板”。

 
  在监视下给家里打电话

 
  讲话内容必须按要求说

 
  仟徊还告诉封面新闻记者,一般第五或第六天,传销头目们就会让新人们交钱,如果不交就会天天让新人们考试。考不过会被各种羞辱,“说你不思进取、不孝顺、不收你钱还要养着你,等等”。仟徊回忆,许多人心理防线坚持不住了就会选择交钱。

 
  在传销组织中,新人们会被允许在监视下打电话,但所说内容必须按照传销人员说的来。

 
  “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们马上就会挂断。”仟徊说,为了不让家里人担心,他基本都会按照传销组织的心意所说。媒体披露,李文星在传销组织中最后一次与家里通话时告诉家里,“谁要钱也别给”,其后便与外界失去联系,直至尸体在水沟中被发现。

 
  一个厨师被骗来时反抗激烈

 
  结果被打了一个小时

 
  在“蝶蓓蕾”的第10天,仟徊决定通过“暴动”的方式逃出去。他私下联系了五个新人,商量先稳住组织者,再找机会动手。

 
  仟徊还记得,几天后的3月2日一早起床后,6个人趁着在院子里打扫卫生时一起动手,“因为前几天表现还行,又都交了钱,对方警惕性不高。”仟徊回忆说,当时是一个厨师先跟对方动了手,趁着厨师和对方多人扭打的功夫,院子里的新人们把大门打开,一下子全跑出去了。

 

 
  “我和前面的人说要不要回去一起帮他,前面说快跑,我也没办法。”仟徊至今只记得那个厨师人很壮,刚来的时候由于反抗激烈被人打了一个小时,“身上有的地方都是紫的,估计后来被他们抓回去了。”

 

 
  逃出后和警察重回传销窝点

 
  但已经人去屋空

 

 
  跑出院子后,几个人躲在了胡同里的车底下,直到外面没有声音,仟徊才走出来,却发现其他人已不见了踪影。

 

 
  在小路走了几个小时,上了大路的仟徊才确认自己已经安全,“那一刻感觉自由真爽,虽然钱、手机都没有了,但我是自由的。”

 

 
  确认安全后,仟徊开始四处找人借手机报平安,但很多人都不愿意惹麻烦,直到一家修车店的人把手机借给他,仟徊才报了警。

 

 
  “警察来了之后问我还知不知道来时候的路,我怕他们和传销的是一伙的,坚持要先回公安局再去。”一个多小时后,当仟徊和警察回到传销窝点,已人去屋空。仟徊贵重的数码电子产品都没了,只拿回行李箱和里面的几件衣服。

 

 
  认为传销组织主要目的是洗脑

 
  “但失手致人死亡的可能是存在的”

 

 
  对于李文星之死,仟徊认为,传销组织的主要目的是洗脑不是杀人,但失手致人死亡的可能是存在的。

 

 
  他回忆说自己有一次因为反抗,被对方一直掐脖子,“掐得差点窒息了,最后认输不动了,他们才松手。”

 

 
  李文星随身携带的身份证也令仟徊感到疑惑,“他们会用各种理由收走身份证,说的好听叫替你保管,如果不交的话他们就会一直和你说。怎么尸体上还有他的身份证?”

    中国反传销热线  中国最大、最权威的反传销警民合作网站!
    北京市海淀区莲花桥西路(北京西站附近) 电话:010-87687239、010-69243484、010-87688211
    邮箱:13910407259@163.com QQ652580018 负责人手机:13910407259(李旭)
    备案号:京ICP备12034610号-4 国际域名:www.cnfcx.org 技术支持:浩天网络